快捷搜索:

还是说你谁也没对谁说就自己到这儿来找我了

但是这个时候他一听孟达所说。马超就不得不重视起来了。因为这个事儿,尽管自己不认为孟达和其他益州一系的将领说了。但是如今他们的想法,确实也是很重要。
 
   
 
    原来在益州的费诗。一直在成都做事,他可以直接排除了。毕竟其人不是个纯粹的武将,如果不是说益州成都这边儿实在是没有什么人了,张松之前也不一定就会让他去对付孟获。
 
    其实以前马超倒是不知道,益州如今有人才,至少别人不说,那个法正法孝直,那不就是个人才吗。除了其人的人品之外,其他的,马超觉得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
 
    但是那个时候,张松显然也是没有让其人挑大梁,不知道具体是不知道其人的本事,还是因为他加入益州的时日短,还是说其他的什么原因。但至少马超是知道,张松就算知道法正的本事,他也绝对不会嫉贤妒能,这样儿的事儿,张松他还是不会做的。
 
    说起来张松虽说人长得有点儿对不起大众,这点马超也承认。可是说起来其人还是很有大局观的,这个马超也都知道。所以哪怕是再有本事的人,为了天下大计,他也不会去阻碍其人什么,也许心里也会有一些想法,但是说嫉贤妒能的事儿,他却是不会做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无论费诗是何种想法,他是注定要留在益州成都的,不过马超多少知道他一些想法,毕竟在禺同山也好,是三江城也罢,马超确实没感觉其人有多么喜欢去带兵征战。
 
    说来让他去立功,费诗费公举自然是欢喜,但是说去带兵征战,其实对于这样儿的事儿,费诗还不是那么太过热衷,这点马超是看出来了。毕竟那么些时日,可不是白白接触了,这有些东西,一日两日看不出来,但是时日久了,还能看不出来吗?
 
    其次就是汉中的庞柔和王伉,对于他们,马超也清楚,哪怕两人都想,就像当年在敦煌一样儿,跟着自己去杀敌立功,可是汉中的形势,却是不允许他们那样儿。毕竟如今荆州虽说暂时太平了,可却还没彻底安定下来,所以战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重启了,所以到了那个时候,汉中也许还不会平静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兖州军去袭了汉中一次,可却并不代表就一定没有第二次了。而且抛开曹操他不说,还有孙策和刘备那个大耳朵呢,他们也算是在一旁虎视眈眈,所以汉中这么重要的一个郡,却绝对是不能不防。那么这个时候,就显得两人的重要性了。是,几乎谁都知道,要说在凉州军中,比庞柔和王伉两人本事大的,那确实是有的是,这个一点儿都不假。
 
    但是说起来比他们两人还熟悉汉中的人,除了在汉中的张既、杨任还有王平之外,马超认为真就没有其他人了。王平加入凉州军的时日短,其人也不是汉中人,可是他从益州老家来汉中,不知道都多少年了,都混在那儿,以前也提到过,其人号称是“活地图”,而且还不是别地方的,就是汉中的。
 
    因此有他们五个人的组合,马超还是挺放心的,再加上士卒用命,这汉中可绝对一般的人就能占据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至少马超清楚,没有顶级的谋士的谋划,没有一流的将领带兵,那么想轻易拿下汉中,至少不让他们大出血,也肯定要崩碎敌人几颗大牙啊。这是肯定的,如果要是最后得手了还行,但是要是没有那连个前提的话,还真是,不容易得手。
 
    对于张既其人到底有多大本事,直到如今,马超也不敢说自己很了解。虽说其人不是顶级的谋士,但是确实,他比自己强多了,自己承认。
 
    而其人也没有什么太过高超的武艺,但是带兵打仗,统兵征战,十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,马超都知道,那是不在话下。
 
    马超从来没觉得自己高估其人,反而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是不是低估了对方呢。就算他问过和张既共事二十年的庞柔和王伉两人,张既这人到底是多大本事。就两人也说不清楚,反正一个说,张太守是深不可测,另一个直接是摇头,然后说自己也看不透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他当然是相信他们两人的话,可是他不认为庞柔和王伉两人就看不透什么,只是张既这人,有些东西,确实算是深藏不露了。毕竟很多东西,不要最关键最危急的时刻,也许人都不会去给显露出来,马超认为张既,他其人就是这么个人。
 
    因此汉中交给他那么多年,马超从来都是很放心的,哪怕知道曹操进攻汉中,他其实也是一样儿。他当然没认为张既比曹操手下那些人都厉害,只是他知道,这只要对方不知道张既这人具体的情况,那么吃亏的,肯定就是敌军。
 
    所以连自己都不太清楚的东西,马超自然不认为别人就一定会比自己还清楚,所以曹操兖州军的失败,其实是必然。因为很多东西,最后其实都是对己方有利,哪怕曹操手下有谋士大将,但是最后放到士卒的身上,还是己方凉州军技高一筹,取得最后的胜利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因此,庞柔和王伉两人,其实也识大体,所以马超确实不担心他们有太多的想法。(。。)
 
 
第四二三章 客厅孟达见马超(完)
 
    那么最后一算起来,确实就只剩下严颜那帮人了,包括这个孟达,这些人那才是马超最为头疼的。<strong>小说txt下载Http://wWw.80txt.com/</strong>如果说孟达今日没来这儿,或者来这儿没和自己说这些的话,那么马超在没有人提醒的情况下,他也真是不会去想这些。可是如今孟达都已经在这儿了,并且还提出了他自己的想法,那么在这个时候,马超不去多想,那都是不可能的。
 
    此时此刻,他对孟达说道:“子敬的意思,我都明白,不过我还是要问一下,不知道子敬此时的意思,是自己的想法,还是其他人都有这么个想法?”
 
    当然马超可绝对不是问这个问题,他知道孟达明白自己的意思,那意思你到底是问过别人之后你自己当这个出头的,还是说你谁也没对谁说,就自己到这儿来找我了?可这话马超当主公的,不可能就这么直接去问,所以算是比较委婉的问法了。
 
    孟达闻言一笑,“主公,这只是属下个人的想法,其他人如何想的,这,属下也不知道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心说果然,这孟达是个比较自私的人,这为了他自己才来这儿的!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这一切都在他的所料之中,真就没有什么意外的。而且想必他孟达可能也有所顾虑。毕竟自己这个当主公的,也不知道是会去赞同他去找那些益州一系将领去商讨,还是厌恶这个。因此凭他孟达那人的为人,确实,很难让他为了这事儿,而去找众人商议。
 
    确实。要是自己不会去怪罪什么,那一切都好。可万一自己这个主公要是不爽了、不满了的话,那这不就是问题了吗。
 
    此时听孟达说完后。马超微微点头,“子敬。这你知道为我军贡献,其实我是很欣慰的。但是你已经离开司隶不短的时日了,如果继续带着你去征战,那么别说其他人有何想法,就说司隶的事儿,到底要交给谁去管?”
 
    马超那意思说得明白,这我带着你走了,可严颜他们知道了。他们怎么个想法。而且还有一点,这你走了,可司隶的事儿,要交给谁去管啊,这不都是问题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他确实是不怕麻烦,这个是不错,但是他也知道,麻烦事儿是越少越好,这是很正常的。如果能没有这些问题,尽量还是不要出这些问题才好。但也不是说马超就说死不带着孟达走了。关键是看孟达到底是怎么去说服他,如果他有那本事能说服马超的话,马超未必就不会给他机会。虽说孟达其人的人品马超不太能看得上。但是其人确实算个人才。
 
    因此就算不能担当大用,但是小用的话,总是没有问题的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求书 小说网www.Qiushu.cC]
 
    而孟达在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,这其实也算是在他所料之中。所以他直接问道:“主公的意思,是不给属下这么一个机会了?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就是一笑,然后有些玩味地看着孟达,“子敬觉得呢,如何?
 
    孟达一看自己主公这表情。心说,看来自己主公的意思……
 
    他此时忙说道:“主公。属下有些不太成熟的想法,想对主公一说!”
 
   
    “哦?子敬细细说来,我看看有没有道理?”
 
    孟达一听,心说这事儿还有门儿,至少自己主公可没直接说不行什么的。如果要真是那么说了,那自己就算是说破天了,自己主公也不会去改变想法,因此这是自己主公给自己机会啊,所以自己要把握住才行。要是把握不住的话,那可真就再也没有这样儿的机会了。
 
    此时就听孟达再次说道:“主公,这属下前来与主公请求此事,可以说其他人皆不知。所以属下斗胆以为,到时候先回到司隶,然后属下之后再暗中离开,想来只要没人来找,那么等到众人知道的时候,都不一定是何时了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点头,还别说,孟达所说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达所说的简单,那就是一起先回司隶,自己也别说什么,别表露什么。反正众人大多数虽说都在司隶做事,可是却不在同一个郡县,因此孟达到了自己的地方后,然后趁机再偷偷溜走,来找自己,这基本上没人去找他的话,确实是不知道他是偷和跑去找自己了。
 
    至于说“没有不透风的墙”,是,这事儿肯定早晚要露,这是肯定的。但是至少等严颜那些人知道的时候,他们已经是暂时见不到自己了。那个时候的自己,还不一定在什么地方呢,可能是和曹操他们对战,也可能是离开了司隶,去了其他的地方,这都是有可能的。
 
    那么以后他们再见自己的时候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到时候自己再给他们一个解释,其实也未尝不可。不过自己是主公,不是他们是主公,因此自己对他们解释不解释,其实都不算是个什么大事儿。
 
    当然了,如果说自己这个主公有些厚此薄彼,带着孟达走了,却没带着他们,这个事儿要给他们解释的话,这也并不是说不过去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