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来这南蛮的事儿已经都解决好了自己主公这是带

 
    因此就听阎圃说道:“既然如此,主公和各位远道而来,这今晚我代替太守设宴招待。明早恭送主公回长安!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,知道这些事儿都不用自己操心。阎圃那老奸巨猾的样儿,都明白自己的意思。
 
    张既如果在这儿的话。自己倒是愿意多留个一两日,毕竟也确实是很难得见他一面,并且自己也真是想听听他对今后战事、如今战局的看法。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什么要和自己说的,自己可是知道,他张既张德容,绝对是个有想法的人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是其人不在这儿,如果等张既从房陵、上庸那边儿回来,也不知道何时了?至少明日,自己不认为他能回来,最快估计也得是后日。所以与其自己带着众人在这儿干等,倒是不如早点儿回去。
 
    马超是急着回去不假,但是他其实也是有顾虑的。如果说自己带着众人在这儿等张既回来,那么就算他们不会说什么,可心里如何想法,那自己也不知道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觉得要是有几人要是有所不满的话,他们倒是不会觉得自己这个主公如何,可是这事儿却是要算到张既的头上了。
 
    哪怕汉中是益州的地方,哪怕张既说起来也算是益州一系的人,但是这如今在自己身边儿的众人,自己还不知道吗,可有一两个绝对不是什么心胸宽广的人啊。
 
    如果自己说自己留下,你们先走吧,那么这个事儿更不可能。
 
   
 
    毕竟自己这当主公的都没动地儿,那么他们和自己一起路过汉中的将领,自己就敢说一个都不会动地方的。哪怕自己让他们离开,可他们却还有说辞等着自己。所以经过了马超左思右想之后,他倒是决定了,自己就得和他们一起回去,还得是早点儿回司隶去。至于张既,就不能等了,其实说起来,自己要见他,也并不是那么困难。
 
    只是这样儿的机会,确实,是很难得,这倒是都没错。
 
    马超笑着点了点头,然后说道:“好,一切便依阎先生了,有劳先生!”
 
    阎圃是赶紧拱手道:“主公放心就是,此乃属下分内之事!”
 
    马超点头,显然他是对阎圃很满意。虽说这人在天下算不得一个顶级谋士,但是马超也认为,他和自己的水平,应该都差不多的。马超不是夸自己,也不是贬低对方,而他就是这么认为的。怎么说他自己也算是和阎忠学了那么多年,所以确实,还是懂不少东西的。这倒是一点儿都不错,要不然的话,马超也不会总去给众人说自己的意见、主意什么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之后马超就对阎圃三人说他们这时候要去休息,到了晚上再一起赴宴,阎圃三人对自己主公的要求,自然是不敢怠慢,他更是亲自带着马超,把他引去了给他安排好了的住所。
 
    马超怎么说都是凉州军一号人物,是主公,所以他当然是住在太守府中最好的地方了,这个是必然的。然后众人也有他们各自的地方,并且有杨任和王平,他们带着众人去给他们安排好的地方去休息。
 
    到了晚上,马超是和众人一起饮宴,这顿晚宴吃得是非常不错,也算是弥补了之前从成都到汉中这一路来得风餐露宿。确实,虽说马超可以用主公这个身份,在沿途都让各郡县的官员好好招待他,但是显然,他没有那么去干。毕竟马超认为,那都没有什么用,所以他们都是很低调的,根本就没有让张松通知其他的郡县,说自己要向东北行进,走汉中回司隶。
 
    所以这一路上,马超都没怎么走郡县,都走得捷径小路,所以几乎很多时候都是在路上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因此他其实也知道,这自己要是穿州过郡的,哪怕张松确实不会去通知别人,但是难免不会被人所察觉。所以为了不让那些沿途郡县大张旗鼓欢迎自己,溜须拍马的,马超确实没有走郡县,再说了,那也不是最近的路。
 
    所以没有了这些,他们这几日自然是没吃到什么好东西,从成都离开之后,就没好吃的,没好喝的了。因此到了汉中南郑这儿,崔安看到这阎圃设宴招待他们,看着身前桌案摆着的好吃的好酒,他双眼都放光。
 
    在自己主公下令后,众人便开始了,一直吃了近半个多时辰,这才算完,众人也确实是尽欢。这也不得不说,如果众人日日都是这样儿,锦衣玉食,山珍海味的话,他们不会这样儿。但是就因为从成都出来后,便有几日都没吃好喝好,所以再吃到大餐,喝到美酒,他们自然是感觉非常不错。
 
   
 
    因为这每日都有的东西,其实众人几乎都不会去何如珍惜。但是在成都吃到了美食,饮了美酒,这几日没吃好没喝好,这在南郑又开始吃好喝好了,这便让众人是很珍惜。
 
    马超看众人都很满意,他心里也挺高兴。心说自己要是走那几个郡县的话,都让他们这么招待,那么你们绝对不会像今晚这样儿。所以其实能如此,自己觉得也挺好,就算是日日锦衣玉食,那并不说就是什么好事儿。还是这样儿,自己觉得不错。
 
    马超这个人,倒不是那么追求享乐的。如果说起来,他更追求自由,而不是这样儿,被束缚在这儿,非要带兵和天下群雄决一死战,非要去一统天下不成。
 
    对于吃喝这些,反正他认为差不多也就行了,倒是没太多追求。(。。)
 
    ...
 
    ...
 
 
第四二八章 张德容求见主公
 
    马超对于吃喝的追求,确实是没有多,这和崔安相比,是差得远了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花糖小说网www.mianhuatang.cc]
 
    宴毕,马超和他们闲聊几句后,便打发众人早早休息去了,毕竟明日还得离开南郑回司隶,还得早起啊。
 
    到了第二日,马超就是想走,他也走不了了,因为张既回来了!这张既可绝对不是知道自己主公来,他这才回来的,而是都已经巡视完了,他这才带人回来。就是一大早,他才到的南郑,正好赶上城门打开,他直接带人进来了。不过他却发现了一些不太对劲儿的地方,于是忙问守城的士卒,“南郑城有何事?”
 
    “禀太守,是主公来了!”
 
    张既一听,眼眉微笑,“我知道了!”
 
    士卒下去后,张既心说,主公居然来了,看来这南蛮的事儿已经都解决好了,自己主公这是带人回司隶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当然他也知道,这自己主公都来了,那么庞柔和王伉两人,肯定也跟着一起回来了。
 
    一看如今的时辰,张既心说,自己不可能这个时候就去找自己主公,因此还是等到自己主公起来的时候再说吧。
 
    本来以他的意思,自己这连夜赶回来,这个时候应该是好好休息一下。不过显然,这肯定是不行了,如今这个时候,自己还是等自己主公醒来之后,自己再给他汇报吧。
 
    不知道多少年没见自己主公了,自己主公也没有召自己去长安。自己就一直这么守在汉中。自己倒是没觉得无聊,就是也算是这么多年了,对汉中的一切。估计也没几个人比自己再熟悉了吧。
 
    就这样儿,一直等到马超起来。士卒来报:“报主公,张既太守求见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心说什么?张既回来了,那太好了,自己也正好想见他呢!
 
   
 
    “请他进来!不,你下去,还是我自己亲自去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马超早已经穿好了衣物,所以这个时候他认为还是应该自己亲自去把张既请来。(WWW.qiushu.CC 好看的小说那才更好。张既这人对汉中的贡献,他的功劳,那都不用说了。退一万步说,就算其人没有功劳,可他驻守在汉中这么些年,那么苦劳也有不少啊!可其人更别说对自己对凉州军还有大功,所以真是当得自己亲自把他给请进来。
 
    张既不止是凉州军的元老那么简单,哪怕凉州军中的将士,见过他的人不多,但是说起来。确实都听说过其人的名。汉中太守张既张德容,是深得自己主公的器重。马超其实他总在自己属下面前说,有德容驻守汉中。我放心!所以从这儿,凉州军众将也看得出来,自己主公对其人的信赖和倚重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凉州军众将可都知道,张既张德容其人,不止是本事不错,其人更是在自己主公是敦煌太守的时候,就跟着自己主公了,那确实是元老级的人物了。像这样儿的元老,凉州军中真是。一共也没有多少个啊。
 
    马超亲自出了屋,然后便看到张既此时正站在院中。等着自己传他进来。他看到张既,就是一笑。“德容多年未见,别来无恙啊?哈哈哈哈!”
 
    看到自己主公后,张既也不胜唏嘘,这么多年没见,自己主公都过三十了,一晃也真是,好些年都过去了啊。
 
    “属下张既,见过主公!”
 
    张既这人还是非常讲究礼仪的,所以看到自己主公,依旧是先施礼,然后才能说别的。
 
    “好了,德容,咱们进屋一叙!”
 
   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马超在前,张既在后,跟着他进了
   
 
    对于自己主公那性格,张既还能不知道吗,所以马超从成都到这儿,一路什么样儿,其实也是可想而知。
 
    马超一笑,一摆手,“德容这连夜赶回,却是忠于职守,也算是我军官员的榜样了。如果人人都如此的话,我也真就都放心了!”
 
    张既连夜赶回,他可不知道自己来了,所以之所以这样儿,还是因为他忠于职守,放心不下南郑的事儿。虽说如今汉中算是比较稳定,可荆州那边儿,南阳还有南郡那可都是人家的地盘,不全都是己方的,所以是不得不防。因此巡视房陵。上庸那边,是很有必要,那么早些赶回南郑,处理汉中郡的大小事宜,也一样儿是很有必要,毕竟他张既张德容才是汉中太守。
 
    张既一笑,“主公,属下有些事,要禀明主公!”
 
    马超点头,就知道张既有事,所以这么早来见自己了。
 
    “德容有话,但说无妨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